佛教顯 > 军事 > 上海青少年国防教育训练营赴东海前哨部队踏访

上海青少年国防教育训练营赴东海前哨部队踏访

[导读]:回忆着紧张、充实的一天,她和同学们艰难地爬上拖斗与自己一般高的军用卡车,胆战心惊看着特战队员用后背砸断手腕粗的木棍,手牵手走入迷宫式的地下坑道。高一鸣见到的是与自...

  回忆着紧张、充实的一天,她和同学们艰难地爬上拖斗与自己一般高的军用卡车,胆战心惊看着特战队员用后背砸断手腕粗的木棍,手牵手走入迷宫式的地下坑道。高一鸣见到的是与自己十几年人生中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

  高一鸣来自华东模范中学,8月1日至4日,她与本市30多所学校的46名同学一起,作为上海青少年国防教育训练营营员,参加了赴东海前哨部队实地踏访活动。在那里,他们与战士们同吃同住,一起站岗巡逻,当了一回“军人”。

  深夜11时,部队营区大门岗上,多出4名哨兵。周边一片漆黑,海风不停呼啸,哨兵们站立不动,迷彩军服的衣角,时不时地被风吹起。

  “从小到大,我这是第一次站岗,既兴奋又紧张。”来自民星中学的王晓伟说,之前班长关照过,站岗时站姿要稳,身体不能乱动。所以,就是有蚊子在耳边嗡嗡叫,他也不用手去驱赶。为了做到“不动”,他事先用花露水喷在了身体上,却难抵蚊子的侵袭。小王坦承,尽管这次站岗只有半个小时,但他已经觉得有些“难熬”了。唯一让他觉得能抵御“无聊”的,就是头顶的魅力星空。“这里的星星真美,在城市里看不到的。”

  “口令!”高一鸣站岗正腿脚发麻时,听到有人大声发问。一瞧,原来营门外进来了一名战士。“明明熟悉的两个人,还非要像不认识一样,对上口令才能放行。”高一鸣憋着笑。不过,这个聪明的小妮子很快领悟到,这就是纪律,部队铁的纪律。“战士真的很辛苦。我们才站岗半小时,就吃不消了,他们晚上站岗只有三个班次轮流。”

  白天,海岛上紫外线强烈。冒着高温、烈日、晕船的考验,营员们登船上了花鸟岛。中午太阳晒得头晕目眩,大家的迷彩服都汗湿了。这时,营员们接到了“武装巡逻”的命令,随部队官兵,沿着海岛公路列队巡逻。这个岛面积仅有3.59平方公里,岛上有一个乡的行政建制,高处有一个哨所,还有建于1870年的一座百年灯塔。沿着公路,肩扛自动步枪,许多营员自觉地挺起胸脯,“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名执行军事任务的战士”。

  皮肤晒黑了,她没哭;一大早起来出操,她没哭;就是爬山爬到腿脚酸痛,她也没哭。但是看到特战队员直挺挺倒入泥塘里,扛起几百斤的圆木,举起沉重的弹药箱在面前砸下,满脸泥浆,声嘶力竭喊着口号时,张月的眼泪唰就掉下来了。

  泥浆中那一幕,震撼了每个营员的心。来自嘉定二中的洪宇石说,看着漆黑精干的特战队员如在游泳池玩耍般的在泥地里进行各种战术动作,虽然没有落泪,但有些东西就像哽在心里。

  下午,正好驻沪某部队在岛上海训,营员们争取到了观摩的机会。海训战士站在沙滩上,一个个黑得发亮。擒拿格斗、武装泅渡、崖壁攀登等,一项项绝活令小营员们久久鼓掌。看到他们高高跃起,又重重将自己砸在沙滩上,几个女营员忍不住,又落泪了。

  “什么叫看着都疼。”王晓伟说,他不觉得此时的眼泪是懦弱的表现,而是关心和敬意。男生们拍着手掌都红了,高喊口号: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

  花鸟岛,位于嵊泗列岛的最北端,是沪宁杭海上咽喉,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上岛之前,营员们就被叮嘱,花鸟岛比较艰苦,物资大多靠岛外运送,不能浪费东西。所以营员们自带了饭盆和筷子。中午吃饭,一块红烧肉、肉末茄子和炒芹菜,再加一碗番茄蛋汤。蔬菜是战士们自己种的,夏季产量尚可,冬季则几乎全靠外面补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佛教顯密研修院(香港)同學會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s/181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